刘士余减持新政,遭遇上任以来的最大质疑


新胜任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,提出减持新政的新改之后,面对股市的一度走低,不少的人们开始出现对于刘士余的质疑,由此面对的就是很大的舆论危机。


4月以来,股指下跌,诸多个股跌至2015年股灾以来的新低。


6月2日晚间,证监会宣布IPO企业家数降至4家,合计募集资金15亿元,这是年内最低点。前一周,证监会核发的IPO数量是7家企业。此前数月,IPO的节奏是每周10家。在市场对IPO提速导致“股灾4.0”的舆论压力下,IPO放缓。此外,从严控并购重组、高送转到限制减持,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上任一年多来推行的多项新政遭受全面质疑。



一片怒怼声中,刘士余面临着上任以来最大的舆论危机,也迎来其监管新政的艰难时刻。


怒怼


2016年2月19日,刘士余临危受命,出掌证监会。此后一年中,上证指数从2600多点,一路温和上涨至3300点。上任伊始,刘士余就明确抛出“全面监管、依法监管、从严监管”的监管理念,一年多的时间里,全面趋严渐成其鲜明的监管风格,为其收获点赞无数。


去年12月3日,刘士余脱稿演讲,猛烈抨击险资举牌是“妖精、野蛮人”。此后,他又在多个公开场,以迥异于官场惯常风格谈及忽悠式重组、高送转与大股东减持等市场乱象,其犀利的风格大快人心。

然而,风向却在今年4月中旬突然逆转。原因无他,大盘下跌。


首当其冲的是壳资源直线降温。在A股,一家公司哪怕连年亏损,它的壳却价值数十亿元。而且,上市公司业绩越烂被重组可能性就越大,股价被爆炒也就越频繁,不少投资者热衷于追捧此类概念。《中

国经济周刊》曾报道,某地方政府的文件明确称,旗下的壳资源越早出手卖价越高。事实上,这家壳资源股今年一度股价暴跌近半。上周,IPO放缓后,其股价却连续拉出两个涨停!aec379310a55b319cacb6ff941a98226cffc170f.jpg


其次是创业板虚高的估值快速降温。供给加大之后,创业板以往动辄百倍的估值已不多见,平均市盈率也从50倍以上逐步下滑至30倍左右。这是A股去泡沫的应有之义。


A股壳资源游戏玩不下去,估值体系也要重来,不少的大鳄可能就困死在沙滩上了。


本位


IPO回归常态,让刘士余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。回归监管本位,则是刘士余的既定选择。


历经27年的发展,A股沉疴已久。刘士余说,“我到证监会工作后,花了较长时间来了解资本市场的各种乱象,也感到很震惊。”


矫枉必须过正。刘士余施以猛药。2016年,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。2017年第一季度,其行政处罚罚没款金额就超过2016年全年。


“为政不难,不得罪于巨室。”上任一年多,刘士余却几乎将可以开罪的各方势力得罪了个遍,既存利益格局备受冲击。在这个高度敏感的“政策市”里,刘士余每一次放狠话,都让相关概念股一泻千里,有人骂娘也不奇怪。


刘士余多项新政遭质疑 面临上任来最大舆论危机 


痛批个别险资后的第一个交易日,险资举牌概念股应声下滑,数百只股跌停,不少个股更是惨不忍睹,下跌幅度超过30%。各路险资虽则动辄上万亿的资产规模,此时也不得不屏声敛手。

timg.jpg

今年4月8日,刘士余放话:有的上市公司上市后大幅减持,空仓走人,有的上市公司用高送转来助长股价投机,“吃相很难看”,要“秋天算账”。4月10日,高送转概念股大面积跌停,多家公司纷纷公告缩减高送转比例。


同一天,刘士余还表示,“一些‘忽悠式’‘跟风式’重组已成市场顽疾。”这也是近期监管重点关注的对象,揪出了不少大案。


不过,严控重组并购,特别是基本禁止跨界并购,也有吐槽之声。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不久前曾对经济ke说,监管层鼓励产业内并购,但是,其所在的行业处于下滑期,向上下游并购反而会加重负担,但跨界并购又不太可能,公司空有想法却只能窝在现有主业里。


对于操纵市场的各路庄家,证监会频频出手,34.7亿元的“史上最大罚单”震惊整个市场。在整个股票市场,在5.27号证监会发布《上市公司股东、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》,上交所及深交所也发布了实施细则,进一步规范覆盖对象,减持方式、减持数量、减持频率及信披等。,开始面对市场的一些比较乱像的事情有了针对性的措施。


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。正是如此,如果A股市场化改革得以突破,证监会才会是其他的资本的市场管制一样,开始回归证监会正真的监管职责,只有如此,中国的股市才说是浴火重生,走出人们期待

的大牛市。股票市场的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,必定会经历众多的风风雨雨,期望股市可以很好的发展。



减持新政,f10学堂


分享

财经股票快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