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10财经:人民币改革的汇率和影响


    5月26日,中国央行宣布,人民银行将考虑调整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(即人民银行就人民币兑美元做出的官方指导价)报价机制,增加“逆周期调节因子”,以此来减少市场波动可能带来的冲击。受此影响,离岸人民币(CNH)曾上涨300点子,升穿6.82大关;在岸价(CNY)收市升至近3个月来的高位。


   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当天公告也确认,正考虑在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价模型中,引入“逆周期调节因子”,目的是对冲市场情绪的顺周期波动,缓解外汇市场可能存在的“羊群效应”。公告表示,当前

外汇市场可能存在一定的顺周期性,容易受到非理性预期的惯性驱使,放大单边市场预期,进而导致市场供求出现一定程度的失真,增大市场汇率超调的波动。

股票市场.jpg

    公告还指出,当前美元整体走弱,中国主要经济指标总体向好,汇率根本上应由经济基本面决定,但在美元汇率指数再现较大幅度回落的情况下,人民币兑美元多数时间都按照“收盘价+一篮子货币”机制确定的中间价的贬值方向运行。也就是说,为了改变这种状态,中国央行加入“逆周期调节因子”来改变这种汇率定价机制。即中间价=收盘汇率+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+逆周期调节因子。


    我们可以看到,在2015年811人民币汇改之后,人民币贬值成了一种趋势。尤其是2015年12月中国央行发布了人民币汇率指数,增加了一篮子货币指数对中间价的作用后,这使得人民币贬值的态势更为明显。因为,中国央行所采取的是一种策略、两套机制来管理汇率,以人民币贸易加权汇率为中心,引导人民币趋向贬值。比如,在美元强势时,人民币为非美元货币,中国央行会允许人民币跟随其他货币一起对美元贬值,使人民币加权汇率保持稳定。而在美元走弱时,中国央行会维持人民币兑美元相对稳定,而让人民币在贸易加权基础上同样是对美元贬值。


    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,新的中间价形成机制将有助于增强市场对汇率稳定的预期,特别是在美元汇率整体走弱的背景下,人民币汇率将稳定中走强。比如,自2015年811中国实施新的汇率管理模式以,在美元指数上涨的230个交易日里,美元平均升值0.35%,但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仅微升0.025%。相反,在美元指数疲弱的214个交易日里,美元平均下跌0.36%,但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仅微跌0.01%。但是,在这段时间里,这套汇率管理机制则引导美元兑换人民币升值了7.6%,是同时期美元指数升幅的3倍。特别是在2015年12月设立人民币汇率指数之后更是如此。

人民币.jpg

    可以说,本来这次中国央行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,一方面是为了满足IMF让人民币纳入SDR的市场化要求,增加人民币汇率的弹性,另一方面与美元汇率脱钩。这种汇率制度的设计及方向是没有多少错的

,但结果则是让人民币出现了单边趋势性贬值,或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多数时间朝贬值方面运行。而人民币所出现的单边趋势性贬值所引发的问题,比在811人民币汇率改革前所存在的问题更是要大。


    一是人民币持续单边趋势性贬值使得大量的资金流动出中国,中国的外汇储备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下降了1万多亿美元,并在这过程中不断地强化人民币贬值预期。


    二是人民币持续贬值对中国出口利好并不明显,例如2015年及2016年,人民币均处于贬值状态,但中国出口总额不升反跌。因为,中国经济已经开始转型,对价格敏感度高的劳动力密集单品早就开始逐

步转移到其他东南亚国家。


    反之,人民币持续贬值则严重影响到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。比如今年4月人民币在全球支付的使用占比跌至1.6%,为2014年10月以来最低,全球排名亦被瑞士法郎超越,下跌一级至第七位,为2015年2月以来最低排名。环球银行金融电讯协会(SWIFT)报告显示,4月全球人民币支付额按月下挫24.24%,期内所有支付货币的支付额跌幅为15.76%。人民币在全球支付结算货币比重下降,很大程度上与人民

币趋势性贬值有关。


    还有,近年来,中国一直在积极地推动企业走出去,国企及民企在境外收购频繁,再加上中国提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更是令近年来中国对外投资大增。经合组织(OECD)资料显示,2016年外国企业对中国直接投资额按年下降29.7%,至1706亿美元;但同期中国海外投资增长了25%,达2172亿美元,净输出资本466亿美元。不过,在人民币趋势性贬值的条件下,这不仅会增加国内企业“一带一路”对外

投资的风险,也可能成为国内企业资金外逃规避人民币贬值风险的重要渠道。


    面对人民币的现在的趋势,这次人民币的中间价首次引进“逆周期调节因子”,一方面是为了稳定人民顶的汇率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安抚人民躁动的心。后期人民币会进一步持续向上涨,使人民币的主

动权慢慢的回到中央自己的手上,可以慢慢的掌握主动权。



F10财经,点金手


分享

财经股票快讯